咨询中心

联系我们

   

深圳市楼鼎尚品集成木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梅园路艺茂中心
联系人:张总
手机:133-1681-9056
电话:400—0755—381
传真:0755—22246586

24小时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中心 > 公司新闻 >

半边木房子

发布时间: 2014-03-27
我的记忆中只有半边木房子

它,躺在我的记忆深处,静静地,无声无息的叹息,转眼就度过了二十年的光阴。

半边木房子

据说,它原来只是半边,是父母当年和爷爷奶奶分家时得的,后来在我某岁的时候曾经变成过一栋比较完整的房子。但是,它的完整,保持得太短暂了,短暂得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没有任何细节,远远没有它的残缺深刻。

呵,它高高的门槛啊,经常出现在母亲的梦境里。梦境的我们姐妹仍然是那么小的可怜,梦境的它还和爷爷的堂屋紧紧相连。二十年的现实生活依然磨不去十年青春记忆里的痛楚吧?否则,它怎会夜夜困扰着母亲呢?

所有它另外半边的印象,只有纷纷扰扰的人群在阳光下卸的卸瓦,搬的搬柱子,抬的抬木板等等。而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不知道大人们在干些什么,依稀听见有人笑着说怕被母亲分走了吧。

是啊,现在的我才知道,当一段婚姻都已走到尽头的时候,那,作为婚姻主要载体的房子,怎会不也跟着支离破碎呢?然而当初爱情初到的时候呢?人们也这么在意它吗?

仍然记得某个夜晚或是初春或是初秋,我和姐姐、奶奶就着木松子的光线围着炉火煮猪食,爱碗的我们姐妹俩竟然用木片在锅离东拍西挑,乐的哈哈大笑,就是在这半边木房子里;仍然记得就是因为我们的贪玩,让我狂奔在黑夜的小路上,以躲避父亲手中高高举起的火钳。

仍然记得姐姐因为听错了父亲的话而拿错了东西给他,弄的父亲勃然大怒,用炉中的红碳倒在姐姐的头顶,姐姐顶着冒着丝丝青烟的脑袋被母亲强行推出房子,记得母亲因此而挨的棍棒,记得父亲拿着家伙跟着姐姐的身后追出老远。。。。

仍然记得房子阁楼上的滕树秋千,今年断了明年依然有,阁楼上铺着茸茸的板栗球,浅黄的栗子肉甜在心头。

可是当我时隔13年再回到它的身边的时候,它真的老了,陈旧的木板黑漆漆,窗户狭小,墙上糊满了发黄的旧报纸,顺手揭开,铺满的竟是黑压压的臭虫!!!这就是最后伴随了父亲的生物吗?或许是它们在父亲走了之后见无任居住而乔迁至此吧?

 秋千自然早就没有了,床仍然是当年的那一张,梯子也是旧时那一架?

可是,人呢?

最终,只剩下了开始的半边木房子

相关文章推荐
  • 木屋墙体的分类
  • 如果有一天
  • 增加木屋的抗震性能
  • 木屋发展历程
  • 美式木屋和欧式木屋的区
  • 木屋建筑具有价格优势
  • 木屋建设成本
  • 木屋铭记-品味人生
  • 木结构木屋环保时代新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