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中心

联系我们

   

深圳市楼鼎尚品集成木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梅园路艺茂中心
联系人:张总
手机:133-1681-9056
电话:400—0755—381
传真:0755—22246586

24小时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中心 > 公司新闻 >

木屋里的生活

发布时间: 2014-03-21
石头冲因了靠山的好处,木头是现成的,在建筑上既可就地取材,因而村庄里触目便都是古旧的老木屋了。泥瓦的青黑,旧木的暗褐,袅袅的翠烟,嵌在群山的黛绿中;几声鸡鸣,几声犬吠,间或还有几声孩童的哭闹伴随女声的尖骂,湘西南小山村的幽静、古朴,全衬在这延绵不尽的群山神秘的寂静里。村庄中间一座四扇三间规制的木建瓦房便是我的家。这是一座典型的湘西南纯木框架结构建筑,在一群老木屋里毫不起眼,却被勤快的爷爷收搭得干净利落。

木屋里的生活

   老木屋正中是堂屋,堂屋兼具了祭祀、待客、进膳、家庭会议甚或牌场娱乐等诸多功能,堂屋照例是没有门的,因为整扇前墙全都已作了门。堂屋的里墙也照例是整扇除了两侧各开一门外,中间的大块面积都是本家最为重要的精神依附--神龛。神龛作为万流归宗之所在,祭祀祖宗与诸神的场所、家族血脉的传承、后世子孙的教育等诸多功能集于一体,凛然神圣不可侵犯。神龛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较大,是用来供奉祖宗神位的,下部较小,是供奉土地、阴司、财神、灶君等诸神的。可见冲里人从来都只最崇拜自己的祖宗,老子天下第二,祖宗天下第一,诸神亦只能在祖宗的脚下占到一小块地盘,老子死后诸神就在老子的脚下了。天下李姓的郡望是陇西,因此老木屋神龛上的祖宗神位正中恭敬的竖书:陇西郡李氏历代考妣之神位,两边是家先,即历代祖宗之位。神龛两旁,里联是:金炉不断千年火,玉盏常明万岁灯。外联是:承祖宗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行正业可耕可读。上方横批:祖德流芳。书法极漂亮,唐楷的森严,汉隶的飘逸,全在这里得以淋漓展现。字是二叔写的,二叔书画俱佳,在远近是闻名的,乡邻谁个写家先,都是请他上门。写家先极讲究,先得在神龛上给祖宗焚香,祭牙盘,获允后才能净手落墨。并不得有半点差池,否则祖宗非得给个小惩戒不可。听二叔说有次大年三十给我舅爷爷写家先,结果祖宗的名讳写错了个字,虽然及时发现改了过来,但还是在回家的路上脚底打滑跌了一跤。除了给别人写家先可以得些润笔之资,过年时二叔也会写些春联拿到集市上去卖,这个不用动锄头就能赚钱的活计,很是让人眼红的。人家说,唉,冇得办法,这字就是写得好看,乖态,粘到门上有文化。你叫我写?我哭也哭不出来呀,五角就五角吧。父亲与小叔的字,也是不差的。父亲做为曾经的村秘书,他的字与文都是不差的。我的书法意识,就是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下,慢慢培养起来的。

令人陶醉的木屋景色

   父亲曾是村里的秘书,因为我早出生了一个月,结果村干部就当不成了。那时地里粮食产量不高,粗粮也只能吃个半饱,又穷得响丁当,没有钱买高蛋白的好东西吃。父亲便做了根钓杆到村头的小溪里去钓鱼,水库里的鱼是大队放养的,不许人下杆。好在那小溪里的鱼多得很,往往一群鱼挤在一个小水坑就像挤公交一样。这样不论钓鱼的技术如何,每日里总也不至于放空。拜这青山绿水的恩赐,我像施了肥的庄稼,茁壮成长起来了。以至于我年轻的小姑姑带我出去玩时,人家问她,莲啊,这是你弟呀?气得我小姑姑话都说不出来。

   老木屋的前面是一个宽约十五米纵约五米的晒谷坪,坪边上是排成一排的五六棵碗口粗的李子树,每年双抢时节,这李树上的李子点点黄澄,硕果累累。夏乏时,酸甜的果肉正好给人们提供了刺激牙帮撕疼腮部的醒神滋味,村落里没有不尝过这树上李子滋味的人。
   后面也有一片如晒谷坪大的地方,被爷爷在一边种了点百合之类的作物。左边是一个小水塘,往往可以在过年时抓几尾鱼儿上来增添春节的丰盛。水塘边上有一丛麻竹和一棵巨大的柚子树,合围粗的树干撑起一大片浓荫,与麻竹将水塘合围起来,小水塘便全在这荫蔽之下,显出一点幽幽的景象来。我小时对这里产生过一种恐惧敬畏之心,总认为这水塘边麻竹丛里藏匿着蛇虫甚或鬼魅,从不敢一个人在这里玩耍。柚树却大有名头,整个石龙村的人都知道老龙家有这么一棵大柚子树,产的柚子肉嫩汁甜,以至于到了季节,哪家有新媳妇见喜了,便是走上三里路,也要上门来讨个柚子解解馋。听说孕妇喜酸,尤其这树的果实名声在外,逮个机会当然不怕路途遥远。每遇此,爷爷奶奶总是笑脸相迎,忙不迭捧出柚子。冲里人认为,屋场地的风水好,种的树也才能结出味美的好果子来。众人对于柚树及其果实的仰慕,实则也是出于对主人及其屋场地的赞赏。

   老木屋的左边,是单独配修的猪栏牛棚。猪是冲里人唯一可以直接获取大笔经济的来源,养猪如春耕秋收,实乃大事一件。以至于要是抱个小猪崽,都要略略翻下黄历,事先到某家有母猪下了崽的主人家里商量好,捡个好日子,将猪崽抱回来养。因为穷,也是因为有互相周济的亲切乡情,说抱而不是说买,因为这猪崽,是可能会等到这猪出了栏才还钱的,或者可以等到有了猪崽再还一个回去的。每天总看到奶奶与妈妈不辞辛劳去田地里扯来鲜嫩的猪草,将猪潲盆端来端去喂食,精心照料那几头猪,以期望能从那猪潲盆里多端出几块钱来。猪在这贫穷的山冲冲里,比起那不远万里西去取经还要不时挨孙猴子捉弄的二师兄,算是翻身扶正享受到国家干部级的待遇了。与猪隔墙而居的那头黄牛,却不能像猪那样不劳而获哼哼唧唧大吃大睡,每日都要由小姑姑或者小叔牵了鼻子到后山上或水库的坝上去自个儿觅食,农忙时,还要下了大力使劲干活。有时我也会由小姑姑带着一起加入到村里放牛的队伍里,在牛蹄踏在石头路上得得的声音与牛们暂获自由相互呼唱的哞哞牧歌里,于青山绿水间呀呀乱语,并见证那群大孩子们嬉戏的童年,然后在落日的余辉下欢呼回家。

相关文章推荐
  • 木屋别墅的防腐工作
  • 春天是木屋的茶语
  • 木屋设计怎样才能做到最
  • 木屋建筑的优点简介
  • 对木屋排放二氧化碳的研
  • 农庄木屋是度假休闲的好
  • 神奇的木屋-移动木屋
  • 什么样的木屋才算是合理
  • 如何避免木屋在使用中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