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中心

联系我们

   

深圳市楼鼎尚品集成木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梅园路艺茂中心
联系人:张总
手机:136-6223-1313
电话:400—0755—381
传真:0755—22246586

24小时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中心 > 公司新闻 >

我心目中那奢望的木屋

我住过很多种房子,有小时候外婆家夯土为墙的土楼,有老家一重一重的庭院深深,还有部队的营防,学校的宿舍,父母盖的新房,自己买的套房,但是我最难忘的却是武夷山里住过的小木屋

木屋临江而建,就地取材,剥了皮的杉木,淡淡地散着幽幽的树香,整整齐齐地码起来,再锯开一个小小的窗,还有一扇吱吱作响的门。

春天的时候,泛湿的泥地上会长出小小的菇,象撑起圆圆的伞,飞鸟偶然落下的种籽,在茅草铺成的屋顶上悄悄吐出新芽,开出不知名的小花,在春天的雨中娇艳地摇曳,惹来无限的爱怜。

奢望的木屋

夏天的时候,门前的树荫挡住火热的太阳,我喜欢拖一张草席躺在树荫下,可以酣酣地睡一个午觉,蝉“知啦知啦”地唱,坎下的小河哗哗地流淌,到了傍晚,就跳到河里戏水,成群的小鱼儿啄着胖胖的脚趾,从脚心一直痒到心里,忍不住咯吱咯吱地笑,笑得水底的月影醉了似地晃悠。

而在秋天来临的时候,远远地眺望天边,云霞已不是夏天的彤红了,多了些岁月的黯淡和沉重。秋虫开始学唱感伤的歌曲,躲在草丛后面,偷偷地把恋爱的故事埋进土里准备过冬。秋风吹得薄衣渐渐凉了,一片轻盈的叶,落进水里,飘远,耳边那句秋天的叹息,更如一枚沉沉的果实,坠着坠着,植入心底。

在冬雪弥漫的夜里,守着如豆的灯光,静静地坐在窗前,听窗外远山白雪轻轻地飞舞,偶尔掠过惊鸟两三声,划穿回忆,然后总还是有一种期盼暖在心里,像是守侯着一生不变的沦海桑田的誓言。

那段恬静幽然的日子很短,短得我来不及记忆就成为怀念。在离开后,我时常梦回山谷。依稀听到山风在歌唱,唱着过去的歌谣,绿色的竹浪在翻滚,象千军万马奔腾,仿佛要带我去远方。

石头码成的渡口,偶尔会经过山里放出的竹排或木排,船工们唱着悲怆的号子,诉说着昨日的离愁与明日的期望。我喜欢站在黄昏夕阳后,陪着初升的明月静静地等待寂寞的来临,纵然内心炽热癫狂,却终不敌晚来风急,在夜幕渐浓的时候,倦缩起身子隐进无边的黑色里,切切的泪会在风中摔碎,无声地渗进土里。

很久以来,我一直还想再筑一间那样的小屋,重温一场红尘外的岁月。小小的木屋,也许并不是筑在山里的,它一直存在于我的奢望中吧。我愿意每日每日都勤快地打扫屋子,清理烦乱无序的思想,把心情归整成屋里的装饰,然后安静地等外面归来的人把门打开。

作者:中国好木屋
相关文章推荐
  • 美丽的木屋-加州生态园
  • 木屋与自然环境的关系
  • 中国古今木屋发展史
  • 木屋的建造知识
  • 木屋的设计方案
  • 选择专业的木屋公司很关
  • 木屋的优势有哪些?
  • 记忆中难以忘怀的木屋故
  • 我国木屋建筑的特点
  •